中国足球彩票|里昂女足球员名单
?#38431;?#20809;临广州市作家协会网
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作品展示 > 散文作品 >碉楼蛇影

碉楼蛇影

时间:2014-10-28  作者:广州市作协副主席 袁建华
Booklet printing

余伯从家乡打来电话。

“喂,你早把我这个老头给忘了吧?”电话那头传来余伯半认真半调侃的声音。

“怎么会呢?”

“那还不回来看看我啊?”

“工作很忙,脱不开身。”

“就你忙,别人都不忙。恐怕——”

余伯的“恐怕”还未说出口,我就知道这回再也不能推搪了。

 

进入开平地界,我瞄了瞄腕表,往日要耗上大半天的路程,今天才跑了一个多小时,高速公路就是OK

村口有一株老榕树。树下站着一个干瘦老头。

我打开车门,?#35805;?#23558;老头搂在怀里。余伯伸出枯藤似的手抚摸着我的脸说:“看你胡子拉碴的,除去这一大把胡子,还是十多年前那个模样。”

余伯是我的伯父,70多岁了,人虽精瘦却身板硬朗,?#25104;?#30385;褶纵横,整个看去酷似一个老树根雕。“来来来,你阿琪伯母老念叨你呢?#20445;?#20313;伯边?#24403;?#25289;着我一溜烟往村里走。

来到余伯家,阿琪伯母早已守候在门口。她?#35805;?#23558;我揽入怀里,双手不断地拍打着我脊背,高?#35828;?#22909;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眨眼十多年了,肤色白皙,温文尔雅的阿琪伯母还是从前那个样子,不显老。

我看见远处有几幢碉楼。

提起碉楼,余伯?#27426;?#23376;感慨:开平的碉楼就是多啊!每一幢碉楼都有故事呢。?#26391;?#21464;迁,沧海桑田,许多碉楼早已轰然坍塌,许多故事早已湮没于历史烟尘中了。

 

此刻,我站在柔软而又湿滑的田埂上。空气中弥漫着禾秆燃烧?#22242;?#31914;腐烂的气息。田埂尽头是一个水塘,水面上漂浮着几片墨绿色荷叶。

水塘那边,几幢碉楼耸立田畴上。残阳如血,灰暗的碉楼染上一抹残红。碉楼高四层,窗口间开有隐蔽?#37027;?#30524;,是那种楼顶四角都筑有圆堡的碉楼。

我执意走近碉楼,碉楼却纷纷往后退缩,似乎要回避我。忽然,缕缕轻烟似蛇一样从地底袅袅而起,缠绕住我的脚步。

我终于来到一幢带庭院的碉楼前。

碉楼的容颜销蚀在斑驳的岁月里。庭?#33655;?#28145;,茂密的灌木丛挤占了庭院的每一个角落。夜幕降临,灌木丛后面不断流淌出乌黑的粘液。粘液乘着浓重的夜色向碉楼的顶部不断攀援。偶尔传来几声蛙鸣,灌木丛中游弋着魍魉的魅影。我飘?#27426;?#20837;。在厚重夜色的遮蔽下,眼前的碉楼早已褪去了岁月的镂痕,似一头驯服的巨兽,蛰伏在星空之下。我展开双翅,战战兢兢地降落在碉楼正面的大门前。忽然,厚重的木门在一阵悠长尖锐的吱呀声中徐徐敞开,?#36824;?#28287;滞?#32929;?#30340;气息扑面而来。我步履蹒跚地走入屋内,屋内一片漆黑,但我?#32769;?#21487;辨屋内的光?#21834;?span>

碉楼底层是一个大厅,墙根堆放着一些破败的桌椅书橱。大厅里头正中央是一道楼梯,楼梯向上一左一右地拐弯,变成两道楼梯直达二楼。

忽然,眼前出现父母亲在大厅接待客人,我与弟妹在楼梯上下追逐嬉戏?#37027;榫啊?span>

如梦如幻,?#21448;?#19981;去!

我自觉头脑?#26143;?#26970;,不断警醒自己眼前物象确是幻觉,但又?#35752;?#22320;认为不是幻觉,幻觉会这样清晰可闻的吗?

我在大厅内徘徊,踩在厚厚的?#23601;?#19978;面,有一种轻飘若失的滞重。我笨拙的双手?#20174;?#21464;成?#27426;?#32709;膀。我凝神屏气接近楼梯,迟疑片刻,便拾级而上。忽然,就在那楼梯拐弯处,有?#38477;?#24189;幽的青光逼视着我,稍顷,我终于看清这是一双动物的眼,确切地说这是一条巨蟒的双眼,惨淡的幽光深不可测、寒气逼人。借着幽光,?#32769;?#21487;见水桶般粗细的蛇身正沿着楼梯向下缓缓移动。我一时瘫软在地,意识反而清晰异常。我下意识地否认眼前境遇的真实性。我甚至鼓起勇气与这双幽森的蟒眼对视。良久,绿幽幽的蠎眼开始向前移动,他越过我失去知觉的身体,朝我身后缓缓游走。我的眼睛重又陷入粘滞而又死寂的黑暗之中,但我?#32622;?#21548;闻巨蟒柔滑的长身游走时发出的?#25104;成?span>

第二天,我将昨晚?#37027;?#26223;告诉余伯。

余伯根雕一样的脸?#30528;?#26354;成麻花状。沉吟良久,才迟疑地说?#32769;?#35760;得孩童时那个碉楼里面住的本是一户富商人家。这家的大小姐出生后,有人发现有一小蛇匍匐于小姐卧榻之侧,后来便?#24597;?#21457;现屋内蛇迹。到大小姐十岁时,这户富商举家出洋。天长?#31449;茫?#26132;日传闻早已被人遗忘。余伯这番话,令我确信昨夜惊魂,无非南柯一梦。余伯见我神思恍忽,当下便要与我一道去探个究竟,我正犹豫间,已被余伯拽着直奔碉楼。

 

阳光下的碉楼,越发显得灰暗?#21069;堋?span>

我们拨开茂密的枝叶,快步来到碉楼门前。高耸的碉楼门窗紧闭。余伯推那门时,两扇沉重的木门吱呀一声徐徐打开。?#36824;沙?#28287;滞重的霉败气息扑面而来,余伯一?#24597;?#36827;屋内,借着门口透进去的暗淡光线,厅堂地面赫然可见清晰的脚印,这是我昨天的足迹,只是厚厚的?#23601;?#19978;面哪有巨蟒留下的蛛?#26607;?#36857;?对此我无法向余伯辩解。于是沿着楼梯?#31995;?#20108;楼,只见中间厅堂,两边厢房,空无一物,遍地蒙尘。借着枪眼透进来的微弱光线,余伯指点着说,你看这厚厚一层?#23601;粒?#19981;要说大蟒蛇,就是一只小老鼠溜过也会留下痕迹。三楼和二楼一样,也是空无一物,满地蒙尘,没有发现蛇迹。便来到厢房,左边厢房空空如也,右边厢?#23458;?#26679;空荡荡。我转身离去,忽觉?#38477;?#24189;光已?#25104;?#25105;的脊背。我赶紧告诉余伯,余伯却说什么也没看到。我便将余伯拖回右厢房,猛抬头看见墙壁上挂着一个黑框镜架,里面镶着一个年轻女人的黑白倩影。女人留着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富家女人流行的发式,身穿黑色紧身连襟衫,显出身段的丰满。女人两眼正幽幽地盯住我。我一时毛骨悚然,这不就是昨夜那双蟒眼么?但是那双蟒眼与这个女人的明眸又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呢?我一时愕然。这时,余伯也看到了这个黑框镜架,在满屋?#23601;?#20013;唯独这个没有蒙尘的女人令他大惊失色。他把持不住,拉起我便往楼下跑。在?#24590;?#30340;奔突中,?#38477;?#24189;光如影随形粘着我的脊背。

终于跑出碉楼。

余伯惊魂甫定。他说他几十年来去过这幢碉楼多次,?#21019;?#26410;见过有这么一个黑框镜架。一阵沉默之后他又说小时候曾听说过,碉楼的主人在海外做生意时邂逅一位?#31361;?#32654;丽的南洋女子,便带回家乡娶之为妻,谁知两年后刚生下一女婴便离奇死去。余伯说完,?#25104;?#20044;云密布。

天?#31995;母≡扑?#39118;疾走。

 

我压根没想到余伯晚饭后又背着阿琪伯母向我提出要夜探碉楼。“不?#24066;?#21834;!”他叹息着说。

踏?#24597;?#26085;余晖,我们又来到碉楼。

当我们穿过浓密的灌木丛来到碉楼门前时,黑夜悄然降临。夜色很快将高耸的碉楼没入神秘莫测的黑幕之?#23567;?#38376;紧闭着,我好生奇怪,我?#32622;?#35760;得早上我们狼狈“逃窜”时并没将门关上。余伯伸手推开木门,我们屏住呼吸,壮着胆子走进屋内。里面漆黑一团。余伯早有准备,马上捏亮手电,?#27426;?#25163;电射出的光束瞬间便被厚厚的漆黑?#28108;?#20102;去。忽然,一阵轻微的声响从遥远的地底隐隐传来,由远而近、?#25159;?#32780;强,很快在空寂的大厅上空激荡回旋,似万马奔腾,似无数兵刃铿锵?#19981;鰨?#21448;似无数魂灵在怒吼呼喊,尖锐凄厉的呼啸声将眼前浓重的漆黑撕裂成无数碎片,纷纷飘落的碎片转眼又变成无数黑色的蝙蝠在眼前来回飞舞。余伯登时瘫软在地,我?#35805;?#23558;他背起来,往外便跑。

我不清楚自?#32791;?#26469;的力气,竟背着余伯一口气跑家。阿琪伯母听到响声从房间里出来,见我和余伯惊魂未定。她?#25104;?#19968;变,急步走到我跟前,用温软的双手抚摸着我的脸颊说:

“没事吧?”

“没事。”

“何必跟那个老头子疯去!”

“是我自己的事。”

“有些事理,该你知道的时候上天自然会让你知晓,急什么呢?”

我点了点头。阿琪伯母的温声软语令我惊惶的心绪很快就平静下来。听我父亲说,阿琪伯母是外乡人,嫁给余伯时才17岁,比余伯小十多岁。阿琪伯母虽说算不上漂亮,但身段?#21402;弧⒋让?#21892;目。她不善田间劳作?#21019;?#39062;?#35114;紓?#22312;家中相夫教子无微不至,在外面待人?#28216;?#35878;卑平和。左邻右舍都说余伯前世修得好姻缘,娶了这么一个好老婆。余伯却在私下对我说过,阿琪伯母是他在田里“捡”回来的,因此也不清楚她的身世。至于当时是怎样“捡”到阿琪伯母的事,几十年来余伯始终未向人道破。

待阿琪伯母回房歇息,余伯走过来说早点睡吧,今夜不会有梦了。望着余伯微驼的背影,我忽然就糊涂了,这两天的遭遇究竟是?#25991;?#36824;是事?#30340;兀?#25105;躺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,竟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
忽然,那双幽幽的充满哀怨的眼睛又落在我身上。我猛然惊醒,原来?#21069;?#29738;伯母坐在床前,在清朗的月色中,我看到她两眼泪水涟?#21834;?#25105;心中一动,连忙起身,将阿琪伯母拥在怀里。

    回到广州眨眼一个多月就过去了。

再也没有梦。

这天我拨通了余伯家的电话。我对阿琪伯母说你?#27426;?#35201;好好保重身体,我会很快回来接你到广州住。然后我又对余伯说你再不要去寻找什么巨蟒遗踪了,下次见面你将几十年前怎样“捡”到阿琪伯母的事讲给我听就行了。

电话那头一阵沉默。

许久。终于传来余伯疲惫的声音:

“好——吧。”

 

作品展示
协会动态
作品展示
公司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东风中路503号东建大厦 联系电话:83550185、83553184
版权所有 ? 2014 广州市作家协会. 保留所有权利 粤ICP备14068603号技术支持:海极网络
中国足球彩票 湖南麻将规则公式 彩票稳定计划团队 百人牛牛规律可以记录下来押 快乐牛牛终极版交流 湖南彩票动物前三 988777今期开奖结果查询 福利彩票3D幸运码 成都麻将一共多少张牌 山西快乐二十分开奖 足彩竞猜混合过关